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律师故事 » 正文
 

德恒律师任永忠:挂帅反倾销 为企业出口“清障”

发布时间: 2017-01-11 10:30:34   作者:郭志萍   来源: 法制文萃报   我要评论()
摘要:

 

 

 

  “德行天下,恒信自然”,早听说德恒律师事务所是中国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之一,被称之为“法律服务的国家队”,拥有一支经验丰富且勇于拼搏的律师团队。今天的受访对象任永忠律师就是被称之为为出口企业“排雷”“清障”的法务专家。

   

  “清障”专家如此炼成

   

  见到任永忠,是在北京外经贸大厦的德恒律师事务所西区办公室里。与记者头脑中“大律师”的印象稍有不同的是,没有西服革履、领带飘逸,而是着一身家常的便服,如同刚下班又一头钻进厨房的居家男人,简朴而随意。但从他一头微微灰白、修剪整齐的头发,以及机智、缜密的谈吐可以看出,此人精明干练、阅历丰富。

   

  落座之后,未做寒暄,直接入题。任永忠回顾了作为执业律师的成长历程,简单概括就是,复合的学历,曲线的从业经历。长期的专业反倾销执业经历,锻造了他,使之成为一个长于为出口企业“排雷”“清障”的法务专家。

   

  任永忠的第一学历是经济学,1987年入读北京师范大学经济系,四年的本科教育,使他接受了系统严格的经济学理论的训练与熏陶。接着,他又考取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获该院法律硕士学位。此后,他又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专修国际贸易。这就形成了他既懂经济学理论,又掌握法律知识,既懂国内经济,又专长国际贸易的完善的知识结构。

   

  学校毕业后,任永忠没有穿上法袍,而是穿上了工装,进入了一家大型国有生产企业,该企业后来成为中外合资企业。在长达十年的时间内,他先后从事过营销、管理、法务和进出口业务,并在英国交流工作一年,熟悉了工业生产、市场营销、财务管理、技术引进、产品进出口等一系列环节与流程。

   

  任永忠介绍说,处理反倾销业务,不单单要懂国际贸易方面的法律,还要懂财务管理、税务制度、工业流程、质量标准,而且要有熟练的外语水平。而他的就学、从业经历恰恰为他从事反倾销法律业务打下了厚实的知识和经验基础。

   

  从2004年起,任永忠进入实力雄厚的德恒律师事务所。十二年来一直从事反倾销、反补贴及保障措施等各类型贸易救济案件的法律服务。从最基础的准备答卷数据和证据材料、翻译问卷,到接待国外调查官的实地核查,每一个步骤他都亲力亲为。如今他所领导的团队,集中了律师、会计师、经贸、翻译方面的人才,处理的案件涉及欧盟、美国、加拿大、巴西、印度、土耳其、澳大利亚、埃及等国家和台湾地区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救济案件超过200起,并代理国外出口商应诉中国商务部发起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为上百家国内企业出口国外排除隐患、清除障碍、打开并扩大市场份额立下了汗马功劳。骄人的业绩,使他本人荣获Legal 500推荐为2017年度WTO/国际贸易领域领先律师。

   

  今年是任永忠带领的反倾销团队业务丰收、捷报频传的一年,用他的话说,是三大战役告捷。这三大战役是:信义玻璃起诉欧盟委员会裁决在欧盟法院胜诉,欧盟委员会拒绝给予信义玻璃市场经济地位的裁决无效;代理济南圣泉集团应诉欧盟对华陶瓷过滤器反倾销案,6个月原告撤诉结案;代表国内PET行业(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应诉埃及保障措施调查获得全胜。

   

  任永忠形容,每个案件既是大工程又是瓷器活,都要经过海量的数据收集和分析,而且每个数据、每个技术性细节都必须真实无误,经得起放大镜般的检验。从进口国有关政府部门发起反倾销调查到企业提交答卷,有严格的程序时间限制,一般不超过40天。在这40天内,企业要评估该国市场对企业的重要性、抉择应对或放弃,这还要耽误一段时间。所以每个案件,企业与律师团队都必须与时间赛跑,开足马力、高效运作。

   

  有一次到印度参加听证会,出了机场后,任永忠律师发现自己的行李不见了。第二天听证会穿了同事的西服出席,西服很不合身,非常尴尬。“这种忙中出错的事时有发生,好在丢了西服,没有丢资料,最后的结果也不错,客户没有因为我的西服而表示不满意。”他自我解嘲地说。

     

  里程碑式胜利

   

  2016年3月16日,在欧盟初审法院第四法庭上,信义光伏产业有限公司在与欧盟委员会的诉讼中大获全胜。法院判决:欧委会于2014年5月13日公布的第470/2014号法令中对信义玻璃征收反倾销税的裁决无效,否定了欧委会之前拒绝给予信义玻璃市场经济地位(MET)的结论,并要求欧委会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得到这一判决结果,任永忠兴奋得几天睡不着觉。那一刻,所有的辛苦、焦虑,都烟消云散。他说,这一判决不仅是个案的胜利,而且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终于为中国企业进入欧盟拿到了通行证。

   

  从2013年应诉欧盟对中国光伏玻璃反倾销、反补贴和反吸收调查到取得胜诉,已历时三载。

   

  任永忠坦承,此案可用一波三折来形容。

   

  2013年2月28日,欧委会根据申请人的申请,针对进口自中国的光伏玻璃发起反倾销调查。同年4月27日,应同一申请人的申请,欧委会再发起反补贴调查,此次调查涉及中国200多家光伏玻璃企业,影响3亿多美元的出口额。

   

  信义公司作为中国最大的光伏玻璃生产商与出口商之一挺身应对。任永忠律师团队在40多天时间内,搜集整理的数据、资料摞起来足足一米多高,而且全部翻译成英文。企业按时提交了完整的反倾销问卷,向欧委会提出了市场经济地位的申请。

   

  欧委会以中国政府的税收优惠来源于非市场经济体系为由拒绝给予信义玻璃市场经济地位,虽然任永忠团队代表信义玻璃多次提出抗辩,均被欧委会拒绝。欧委会并根据替代国土耳其国内数据计算出的正常价值,裁决信义玻璃承担39.3%的反倾销反补贴税。2014年12月12日,欧委会再次针对中国光伏玻璃发起反吸收调查,信义玻璃的反倾销反补贴税增加至75.4%,几乎是之前税率的两倍。

   

  第一、第二回合,信义玻璃连遭败绩。任永忠团队顿时“压力山大”。

   

  欧委会的裁决,最核心的就是对信义玻璃市场经济地位的否决,这也是中国企业出口国外的最大障碍,它直接决定了企业最终获得的反倾销税率。在搜集分析相关法规和案例的同时,任永忠团队积极寻求“外援”,与欧盟本土合作律师深入探讨。“但外国律师收费很高,不是所有企业都请得起。”任永忠感叹。

   

  团队研究了欧盟法院历年来的案例,尚无与信义类似的、针对税收优惠与市场经济地位关系的判例。于是,他向信义玻璃建议,如果能够推倒欧盟委员会的裁决,不仅倾销幅度要重新计算,而且反倾销调查终裁也将随之无效。

   

  2014年8月7日,在反倾销终裁三个月后,信义玻璃在欧盟法院提起针对欧盟委员会的诉讼。

   

  欧委会裁决的主要理由是:信义玻璃享受的税收优惠表明了国家对经济的干预,是非市场经济的。任永忠团队针锋相对提出,税收优惠不能作为拒绝给予中方企业市场经济地位的理由。信义玻璃所享受的税收政策并不能证明非市场经济的存在。正相反,在世界范围内的大多数市场经济国家中,税收优惠都是普遍存在的。

   

  这一有理有据的诉状,在听证会上赢得了法官的支持。欧盟法院最终判决欧委会第470/2014号法令中对信义玻璃征收反倾销税的裁决无效,欧委会应承担全部诉讼费用。今年5月欧盟委员会向欧盟高等法院提起上诉,任律师与欧盟合作律师正在进行二审的抗辩工作。

   

  在欧盟对华光伏玻璃反倾销调查中,包含信义玻璃在内有四家企业(或集团)向欧盟委员会申请市场经济地位,在原审中均被欧盟委员会否决,仅有信义玻璃勇于挑战欧盟委员会,这对于其今后在欧盟市场的发展扫清了障碍,为中国光伏玻璃产业打开欧盟市场提供了极大助力,更为今后中国企业出口欧盟市场应诉欧盟反倾销调查提供了一个经典案例。


       

  任永忠,法律硕士,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现为北京市律师协会WTO和反倾销专业委员会委员。其代理的案件涉及欧盟、美国、加拿大、巴西、印度、土耳其、澳大利亚、埃及等国家和台湾地区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救济案件超过200余起,培养出一支在反倾销、反补贴及保障措施等各类型贸易救济案件拥有丰富经验的团队。

   

  主要执业领域:WTO争端解决与反倾销、反补贴及保障措施等贸易救济案件。

   

  人生格言:只要努力拼搏过了,就不会后悔。

   

  着力无损害抗辩

   

  今年7月2日,欧盟委员会照会济南圣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正式裁决终止对中国出口的陶瓷泡沫过滤器的反倾销调查。至此,在任永忠律师的帮助下,圣泉集团仅历时半年即干净利落地全取胜果,为中国的过滤器行业赢得了市场先机。

   

  2015年8月14日,应联盟内部申请人企业的申请,欧盟委员会决定对中国出口的陶瓷泡沫过滤器发起反倾销调查。此前,商务部和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未雨绸缪,已于8月11日在五矿商会召开应诉协调会,给予圣泉集团及时的指导和培训。圣泉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济南圣泉倍进陶瓷过滤器有限公司作为国内唯一应诉出口商,联合国外两家子公司圣泉德国和圣泉波兰应诉欧盟委员会的调查。由于应对措施得力,案件进行至近6个月之时,欧盟申请人撤销申请。

   

  任永忠介绍,律师团队及欧盟合作律所在本案中全面代理圣泉集团及旗下各子公司,在全盘评估欧盟陶瓷泡沫过滤器市场状况以及圣泉集团内部结构和经营模式的基础上,没有选择争取市场经济地位,着力于寻找合适的替代国和无损害抗辩作为应诉策略。

   

  此案中,申请人要求以美国作为替代国,以抬高圣泉集团替代正常价值。任永忠和律师团队经研究发现,提供替代国数据的美国公司是申请人的关联公司,同时,经过研究对比发现,韩国在许多指标上均与中国相似,选择韩国作为替代国更具有合理性,建议欧盟委员会以韩国作为替代国。为此,圣泉集团老总亲自飞到韩国与生产商面谈,争取到韩国生产商的配合,并按时向欧盟委员会提交了完整的替代国答卷。

   

  在无损害抗辩方面,任律师可以说下足了功夫。通过对欧盟市场真实数据的分析,证明欧盟申请人和其他制造商并未因中国产业的出口而遭受实质损害。即使盈利水平略有下降,那是由于全球经济放缓需求减弱的影响,而非中国进口产品所致。

   

  面对如此有力抗辩,欧盟申请人在调查启动近6个月时主动向欧盟委员会申请撤销立案。

   

  任律师介绍:通常情况下,欧盟反倾销调查的完整程序需要经历至少15个月甚至更长,其间应诉企业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这对应诉企业无疑是一项巨大的负担。圣泉集团用了不到6个月的时间,干净利索地打赢了这场反倾销歼灭战,实属空前!

   

  无独有偶,在2016年8月16日,埃及调查机构宣布,针对中国进口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PET树脂)保障措施调查终止。 任永忠律师再一次为中国PET树脂产业出口争取到不征税的最佳结果,保住了中国PET树脂产业在埃及市场的竞争地位和市场份额,这又是一次意义重大的胜利

   

  精益求精 一往无前

   

  任永忠律师有一个工作习惯,每一个案件完成后,都进行总结评述,分析成败原因,有的案件还写成文章在报刊发表。

   

  他说,这不仅是对自身业务的总结和业绩的宣传,也是完成一项社会责任。那就是对国内出口企业、行业,乃至相关政府部门提出建议和忠告;他说,反倾销调查在国际贸易战中将来会频繁发生,每个出口企业都应该有充足的准备。首先要练好内功,产品要有过硬的质量,要有符合国际规范的管理系统、财务系统,经得起调查。其次,应对反倾销调查,不能有畏惧心理,要有长远眼光;他说,国际贸易救济案件具有多米诺骨牌效应,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企业应当高度重视,抱团应对,据理力争,坚持不懈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在十余年的贸易救济案件执业生涯中,任永忠律师收获了无数客户的信任和称颂,也为无数客户在贸易救济案件中据理力争、化险为夷,成为他们名副其实的“保护神”。

   

  在客户眼中,任永忠是一位好律师;在下属眼中,他是一位好领导;在工作当中,他是一位乐于提携后进的老前辈。他从不避讳将自己宝贵的工作经验传授给后辈,对年轻律师,他总是倾囊相授、悉心培养。他说:“我希望他们比我更强,走得更远、更好。”

   

  远处传来汉城奥运会主题曲Hand In Hand《手拉手》的歌声,这是任永忠律师最喜欢的一首歌曲:“手拉手,看见空中的火焰;手拉手,感觉到我们的心一起在跳动;这是我们的时刻,让这团火焰缓缓升起……我们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任永忠律师带领德恒国际贸易专委会再一次迎着朝阳启程,他们将一如既往地为反倾销、反补贴及保障措施等贸易救济打好每一次攻坚仗而拼搏、奋斗……


 

责任编辑:LI

Tags: 本文暂无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