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律师故事 » 正文
 

上海律师卢意光:医学院的“何以琛”

发布时间: 2017-01-04 11:22:11   作者:林至方   来源: 上海律协   我要评论()
摘要:

 

  卢意光,中国医事法领域执业律师,上海联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卢律师本硕均毕业于南京大学,曾任职于三甲医院外科,转业成为律师后不久,于2011年被评选为上海市第四届优秀青年律师。
 

  执业多年,卢意光对医事法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著有《医疗赔偿诉讼操作指南》《医疗机构及医药企业法律风险管理实务》《医事法律律师实务》。现担任上海市律师协会医药健康业务研究委员会主任,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民委会侵权论坛副主任,上海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法学会生命法研究会副会长及卫生法学研究会理事。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一身得体的西装,一个风度翩翩的手势,带着“招牌式”的友好微笑,没有想象中律所大Par张扬而霸道的气场。面前这位儒雅谦逊、好似一位学者的,就是被南大学子戏称为医学界“何以琛”的卢意光律师。卢意光,全国医事法领域的资深律师,现联合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专注于医药健康领域的法律业务。
 

  长期以来,医事法一直是法律市场上的一片“蓝海”。究其原因,除了立法上的空白,立法技术难度高等原因以外,更重要的是专业人才的缺失。因为医学和法学均为两门专业性强、复杂程度高,且培养难度大的学科,每一门学科背后所灌溉下的必是多年的汗水。
 

  以医学院为例,中国的医学生从理论到临床,首先必须经过6到8年的高校培养。之后如果能通过考试,进入医院,通常还需再进行2年的培训,方可取得医师资格。而法学生同样如此,先不论法律专业知识的系统学习是一个长年累月的过程,就单说司法考试,已是挡住千军万马进入法律行业的一座独木桥。因此,同时兼具这两项专业背景的人才屈指可数。
 

  卢意光律师,却正是这样一位难得的复合性专业人才。他不仅成功地完成了从医生到律师的转型,还成为了全国医事法领域的领军人物。
 

  转医从法,人生选择

  卢意光律师是南京大学医学院93级本科及硕士毕业生,毕业后曾任职于三甲医院外科。2003年辞职以后,开始学习法律并且通过了司法考试,最终成为了一名律师。这一段传奇的经历让人不由得联想到“弃医从文”的鲁迅和“投笔从文”的冯唐,而卢律师“转医从法”的原因却是因为一场“鱼刺杀人”的医疗纠纷。2001年的这场风波,改变了他对医患关系的看法,也促成了他从医生到律师的职业转变。
 

  “一天晚上,我们隔壁耳鼻咽喉科接诊了一名三十几岁的男子。该男子不慎被鱼刺卡住,到医院来就诊。可是,医生检查了好几遍,也没有发现鱼刺,于是劝其回家。几天以后,该男子因病情加重再次来院就诊,医院安排入院治疗,可入院第3天,该男子突然大出血死亡。

  事情发生后,患者家属指责医院严重不负责任,理由是:一根鱼刺怎么可能导致一个三十几岁的健康男子死亡?于是,该男子遗体被一直留在医院,几十个家属每天待在医院与耳鼻喉科医生理论,还不时发生冲突,‘110’多次出警也无济于事。

  我们科室由于临近耳鼻喉科,所以受到很大影响,大家上班都不敢穿白大褂。三个月以后,在市卫生局的协调下,医院将耳鼻喉科的主任免职,并给予家属30万元的赔偿,此事才算得以平息。”

 

  谈起那件改变了他命运的事件,卢意光能详细描绘出当时的细节,仿佛这件尘封了15年的往事于他而言,仍然历历在目。
 

  “这个事件让我清楚地看到,我们国家的医患矛盾处在一个非常尖锐的状态,医生和病人不断地通过各种途径互相妖魔化。病人指责医生职业道德严重滑坡,唯利是图;而医生指责病人有纠纷不走法律途径,无理取闹。”
 

  医疗纠纷的处理长期以来非常混乱,最后的解决方案往往只求息事宁人,根据病人家属的吵闹程度来决定赔偿的数额。这样的处理模式,导致了几个后果:一是助长了病人家属“私力救济”的风气,二是打击了医务人员的工作积极性,三是使得真正的受害患者无法得到应有的赔偿。而要建立一种让大家信服的处理模式,必须要加强独立的第三方,也即司法的力量。而当时的司法状态是,从事医疗纠纷处理的法律工作者对医学一无所知。
 

  “于是,我认为,处理医疗纠纷,涉及医学和法律,一定需要有熟悉两个专业的人员,才有可能逐步建立起具有公信力的医疗纠纷处理机制。从那时候起,我决定投身法律职业,并开始系统地学习法律……”卢意光说道。
 

  不得不说,卢意光的转型相当成功。在他执业的几年时间里,代理的医疗纠纷案件不仅有一般的医疗损害赔偿纠纷,还包含一些特殊类型的案件,比如非法行医、医疗欺诈、器官移植、试管婴儿、临床试验、输血感染、伪劣医疗器械致人损害等赔偿纠纷案件。每代理一起案件,他都需要不断地学习相关知识,因为案件除了涉及浩如烟海的医学问题,还涉及卫生体制和法律问题。如何判断分析、调查取证,如何参加鉴定会,又如何将这些晦涩的专业问题通俗地讲述给法官及当事人听,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在办理这些个案的过程中,卢意光总结出:
 

  “在我国现阶段,作为个体的患者处于十分弱势的地位,要维护自身的权益非常困难。除了存在先天性的专业壁垒外,更重要的是,我国目前的立法及司法制度对生命健康权益还没有足够的重视。因而在该领域工作,会遇到更大的阻力,更多的挑战和更深的迷茫。”
 

  书剑江湖,执笔天涯

  文人多侠士,豪情如贾岛的《剑客》:“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而对于寒窗苦读数十年的专业人士而言,少了些年少剑客的轻狂,手中之笔的力量却不输宝剑的锋刃。纵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亦有一片报国的赤胆忠心。而能够将律师这条“少有人走的路”坚持到底的,必是心中怀有“公平正义”之坚定信念,以法律为终身信仰的人。
 

  翻看卢意光的个人微博,就可以从他这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中知其一片悲悯之心和济世的情怀。或许是医生的经历赋予了他仁爱的情感,而律师的职业给予了他保护弱势群体的力量。
 

  他的微博除了有对专业法律法规的技术性解读外,亦流露出他的价值观和人文情怀。如他的文章中有对于药价调控问题的关注,对于现实中“同命不同价”现象的喟叹,对于公平正义理念的探讨以及对于医疗改革的意见和对《民事诉讼法》立法修改的呼吁等等。他所代理的案件本身,也并非以案件标的额的大小或者律师费的高低为标准,许多都是作为弱势群体、受害人的代理律师出庭。典型的如南通附院发生的“问题眼用气体致盲”案件,因医疗器械产品缺陷,导致二十余名患者眼球受损的集体诉讼。
 

  参与立法,回馈社会

  作为一名律师,如何更好地回馈社会?最好的方式莫过于输出自己的专业知识,让专业帮助更多的人。多年的不懈努力已经让卢意光在业界有了相当的地位和话语权。这时候,他拿起了专业知识作为武器,积极地参与到立法活动中。
 

  他对许多立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例如在《刑九修正案草案》提出的过程中,针对当前社会上“医闹”事件频发等问题,拟将《刑法》第二百九十条第一款修改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对此,卢意光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实际上,现行刑法中已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此次将“医闹”写入《刑法》,并不是增加一个新罪名,而是明确‘医闹’适用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将被追究刑事责任。这是再次提醒‘ 医闹’的组织者、参与者将会付出沉重的代价,同时提醒执法机关对‘医闹’不要姑息迁就,‘有法可依’还须‘有法必依’。”
 

  他认为,“医闹入刑”能够对那些严重影响医院秩序、无理取闹甚至伤害医生的“医闹”起到一定震慑作用,对医务人员起到一定稳定人心的作用。
 

  2016年11月12日下午,以卢意光为代表的联合律师事务所医事法团队还以专业人士身份受邀参加就民法典编纂的“医疗侵权责任条文建议”展开了专题研讨会,与会嘉宾有复旦大学法学院刘士国教授、复旦大学卫生法姚军副教授等法学界权威人士。
 

  除了积极参与立法活动,卢意光还多次走入各所法律院校,分享自己在实践过程中总结出来的经验。同时,他也积极为政府部门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例如,他受邀为上海市卫监所以及辖区下各分所的主要领导们开展“从律师视角分析‘调查取证权’”的培训讲座,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沧海拾珠,美好展望

  如果把医疗技术的发展比喻为一辆汽车,医疗律师则可以充当“刹车”的效果。因为速度越快,危险性就会越高,需要有人踩刹车。所以,在平衡患者生命健康权益和医疗机构发展方面,医事法律师不可或缺。
 

  “在个案的承办过程中,律师常常需要单独分析、处理案件,因而很容易给人感觉是在孤军奋战。但是,如果把案件比喻为珍珠,那么,把珍珠连接起来的项链,就是我们整个社会对法治的信仰和追求,从这个意义上讲,律师的后盾是广大的民众,律师是这支信仰和追求法治队伍的先锋。所以,我认为,我们律师并不孤单,我也坚定地相信,选择律师这个职业,道路虽然坎坷,但一定充满荣光!”采访的最后,卢意光说道。(文章细节处稍有删改)

 

责任编辑:LI

Tags: 本文暂无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