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成功
提交成功
服务器忙
提交成功
保存成功
《民法典》: 在“民”与“法”之间滋润民生

2020年5月28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宣告中国“民法典时代”正式到来。早在1804年法国民法典的发布,拿破仑不禁这样感慨:“我一生四十多次战争胜利的光荣,被滑铁卢一战都抹去了。但我有一件功绩是永垂不朽的,这就是我的法典。”除了法国民法典,同样具有历史意义,被推上神坛的民法典还有德国民法典和日本民法典,这三个国家都属于大陆法系国家中法律体系建设相对成熟的国家,这也间接解释了为何我国出台这部具有中国特色的民法典。但是笔者不想在本文中讨论民法典他本身的意义有多么伟大,对中国法律体系建设和法治社会建设有多么重要的里程碑意义,而是想谈谈这一部民法典中蕴含的能量将如何潜移默化地影响全社会和每个公民。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坚守人文关怀

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民法典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重大成果,凝聚着14亿人民的共同意志和梦想。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将编纂民法典作为重大立法任务,而这已经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五次民法典的起草工作了。我国民法典的诞生历经了几十年法学理论和司法实践的打磨,融入了社会主义价值观的精神内核,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民法典更加注重人文关怀。法国启蒙时期思想家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说:“在民法慈母般的眼里,每个个人就是整个国家。”而这就是民法的人文关怀精神。

(一)以财产关系为中心到人身关系地位得到提升

在近代民法中,财产关系是民法主要规范对象。近代民法以财产权利为中心,主要体现为对外在财富的支配。这显然忽视了“人”精神性的一面,“人”的内涵多样性被简单地物质化了。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耶林才提出其著名论断:“谁侵害了他人的财产,就侵害了他人人格。”

中国民法典开始更加重视人身关系的地位,强调“以人为本”。关于民法的概念,《民法通则》第二条这样表述:“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调整平等主体的公民之间、法人之间、公民和法人之间的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而《民法总则》和《民法典》第二条都这样表述:“民法调整平等主体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之间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可以看到,《民法通则》中先说财产关系,再说人身关系,而《民法总则》和《民法典》则先说人身关系,再说财产关系。从表面上看,这仅仅是一个语序更换的问题,而从更深层的原因看,这正是我国民法原本以财产关系为中心到更加注重人身关系的体现。《民法通则》于1987年1月1日施行,当时全国上下都强调经济建设,人们对于物质财产关系有着极大的渴望。而现阶段,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公民意识已经觉醒,人们对于自身权利和与他人之间人身关系的立法需求同样迫切渴望。作为民法典诞生的先驱者和试验兵,2017年3月15日发布的《民法总则》正式在第二条中将人身关系列在财产关系之前,将我国民法立法逐步重视人文关怀的信号传递出来,并在《民法典》中达到了高潮。民法典中此类证据不胜枚举,如胎儿涉及遗产继承、接受赠与时均被视为具有行为能力的人;尊重未成年人的独立意志,鼓励他人适度参与社会活动的角度出发,将限制行为能力的人的年龄降至八周岁;民法典展现的人文关怀不仅于生前,而延续至人之身后,如对英雄烈士故去以后的人之尊严保护也作出专门规定,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等。

(二)民法典尊重人之尊严,保障人之权利

人格尊严是进行一切活动的前提和基础。有了人格尊严,人们才能自由地作出意思表示,在法定范围内自由从事自己喜欢的活动而不受他人干涉和限制,这是作为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人所不可或缺的。无论何种社会、怎样的社会形态,人格尊严都应该被提到这样高的位置,做到真正的“以人为本”。

人格尊严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却又如此抽象,以至于很难用文字给予全面解释。在保障人格尊严基础上发展出来的人格权成为了人格尊严的外在表现。人格权的发展,反过来也集中表现了民法人文关怀和人格尊严的发展趋势。民法典将人格权单独成编,以一编六章的篇幅详细讲述了人格权。我国过去没有人格权的单行法,关于人格权的各类规定主要体现在《民法总则》中。因此,这一次的人格权立法是全新的立法模式,开天辟地第一回。

保护人格权,活得更有尊严。人格权独立成编,加强保护,无论是从政治、法律还是人权角度思考,都有充分的理由。党的十九大报告中的一段论述强调了对人民人格权的保护,这就为人格权独立成编提供了党的政治思想基础。党的十九大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个思想的核心要义是以人民为中心。报告对我国社会的基本矛盾也作了新的阐述: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一全新的阐述也表明人民群众的精神权利显得逐渐重要。从法律层面思考,过去对于市场经济发展需要的法律,人民的需求并不只是物质上的,还有精神上的,每个人都会要求活得越来越有尊严。其中典型事例是在民法典人格权第二章中规定,自然人享有健康权。自然人的身心健康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害他人的健康权。从这一条可以看出,公民健康权的范围从原来的身体健康扩展到了心理健康。民法典开始重视公民的心理状态,保护公民的心理健康,其目标就是让老百姓有“尊严”地活着。

人格权独立成编,赋予其与物权和合同相同的法律地位,是民法典人文关怀的体现,更是民法典尊重人之为人的尊严,保障人之为人的权利的根本遵循。

二、民法典褒奖美德,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民法典在维护人格尊严的同时,仍时刻关注着人性深处的光辉。民法典善于发掘人性的伟大,并在竭力维护这份难得的光芒。民法典不允许这种光芒遭到遮挡甚至被扑灭,并开始鼓励人们养成这些美德。民法典处处蕴含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精神内核:敬业、诚信、友善等,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民法典第一条中作为民法典重要的立法目的。民法典大力褒奖人的品德,进一步丰富和提升民法典的人文主义内涵。这些都是民法典看不见的力量,但是无不时时刻刻滋润着民生。

民法典推行诚实信用以塑造互信的美德。民法典第七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第五百零九条规定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履行合同。从身份熟人社会到契约陌生社会的发展过程中,社会陌生化的进程让个人主义逐渐萌芽。民法典对这种可能让社会走向排斥和冷漠的危险始终保持警惕,通过大力推行诚实信用原则,维系社会诚信,培养人之坦诚。

民法典鼓励助人为乐以塑造互助的美德。在人与人的交往中,具备特定关系的亲人、好友等具有法定义务的当事人之间往往存在扶助义务,他人事务往往不得干涉,这既是他人的权利,也是自己的义务。但是民法典鼓励我们在他人遇到特殊情况的时候能够为了他人的利益伸出援手,互助互爱,故民法典第九百七十九条规定了无因管理。民法典为了鼓励这份助人为乐的品德并且保护其不受伤害,为无因管理行为提供了免责保障,赋予了助人者损失补偿权,为社会上的乐于助人者打消了顾虑,进一步鼓励了互助美德。

民法典倡导优良家风以塑造互睦的美德。在个人家庭领域,民法典第一千零四十三条规定家庭应当树立优良家风,弘扬家庭美德,重视家庭文明建设。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互相关爱;家庭成员应当敬老爱幼,互相帮助,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民法典珍惜每一个家庭,但是不剥夺当事人的离婚自由。民法典给予每一对想要离婚的夫妻更多的思考时间,设置了“离婚冷静期”,民法典给了他们一次考虑的机会,同时为了避免不良后果产生而给了更加自由的诉讼权利。

在民法的宏大格局中,民法典对待每个人就像对待国家那样,极尽尊重和爱护。几百年来,大陆法系国家孕育出来的民法慈母情怀,将人文关怀的触手延伸到了人民群众生活的方方面面。民法典在法律上的地位已不言而喻,而她待人温柔、予人尊重的光辉也将随着民法典正式实施,慢慢滋润到每一个公民。

(作者为浙江省人大代表、嘉兴市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一级律师、浙江省兴嘉律师事务所主任)

【责任编辑 刘耀堂】

tag关键字: 兴嘉
图说律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