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成功
提交成功
服务器忙
提交成功
保存成功
论同居生活期间产生的财产归属问题

案例详情

邓某某与孙某某在1999年大学时已经确立恋爱关系,毕业后一直同居。

2004年10月16日,邓某某与孙某某共同作为买受人,与案外人广州市番禺祈福新邨房地产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商品房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约定邓某某与孙某某向该公司购买位于广州市番禺区钟村镇祈福新村月明轩某套房屋,交易价为611552元,其中首期房款10000元须于2004年10月9日前付清,房款489241.60元须于2004年9月28日前到银行办妥按揭手续,房款30577.6元须于2005年3月22日前缴付,房款30577.6元须于2005年9月22日前缴付,房款30577.6元须于2006年3月22日前缴付,房款30577.6元须于2006年9月22日前缴付。

双方如约支付了上述款项,并办理了抵押贷款手续。2007年1月23日,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核发了上述房屋的《房地产权证》、《房地产权共有(用)证》,登记房屋权属人为邓某某与孙某某,占有房屋份额为两人共同共有。

购买上述房屋后,邓某某与孙某某曾在涉讼房屋共同居住生活。

邓某某与孙某某于2011年11月分手。恋爱期间达11年,期间双方经济互相支持,工作公司一致,收入相当。

现因该房产市值已达到了两百多万人民币,双方对房屋归属及增值部分的分割问题发生争议,邓某某将孙某某诉至法院。

本案的争议焦点:同居期间共同出资购置的房屋,其分割时应该如何处理?

我国现行婚姻法对未婚同居及其财产的处理没有明确规定,除了《民法通则》、《物权法》对上述问题做个一些原则性的规定外,就只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第10条规定“解除非法同居关系时,同居生活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

上述规定过于笼统,比较模糊。在现实中以下问题经常难以解决:

第一,什么是“共同所得”?该定义是指共同劳动所得,还是指共同生活期间的一切所得?还是两者兼有之?如果是指共同劳动所得,有人认为这样会使共同财产的范围过窄,同居期间共同劳动的情况主要存在于农村、个体工商户、私人企业等经营性家族作坊,大多数同居者分别劳动,或一方劳动,一方操持家务,这样就会使很多同居者,特别是女性,处于不利的地位,现阶段我国女性就业率低,设为地位处于弱势;如果共同所得是共同生活期间的一切所得,则与夫妻共有财产制没有区别,不利于维护婚姻法的尊严。

第二,“一般共有”具体指哪种共有形式?民法上的主要有两种:按份共有和共同共有。按份共有基于法定或者约定产生,共同共有一般基于夫妻关系、家庭关系及继承关系产生,通常仅存在于婚姻家庭领域及基于一定亲属身份的自然人之间,未婚同居的男女既不是夫妻也不具有亲属关系,除法律规定外,很难形成共同共有。

第三,同居期间除共有财产外,还可能存在其他形式的财产或者当事人对财产的归属另有约定,这如何处理?例如同居期间继承的财产、接受赠与的财产、一方劳动所得等。

对于当事人同居生活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属问题,由于我国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导致在司法实践的法律适用中带来了很多问题,有的按照按份共有处理,有的按照共同共有处理,个案的处理结果还得由法官结合具体情况自由裁量。

非婚同居关系与婚姻关系不同,共同生活仅是一种事实状态,其中并不包括与对方共享所得财产的内容,因此,非婚同居当事人之间不能基于其共同生活本身产生任何的共有财产制。

非婚同居的当事人同居期间所得财产的权属则应当按照民法关于财产所有权的一般规则来划分,即根据财产的本来权属或双方的约定来处理,否则的话,等于在法律上支持了非婚同居的存在。

因此,实务中的处理同居期间所得财产的归属问题的总体原则为:

双方当事人对同居期间财产的归属有约定的按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通过当事人举证区分个人财产和共有财产,对于当事人双方都向同居关系中投入财产的,按照各自投入的财产份额确定,即对于共有财产的分配要考虑共有人对共有财产的贡献大小,同时适当照顾共有人生产、生活的实际需要等情况。

而该原则中的“照顾共有人生产、生活的实际需要等情况”一般表现为以下特殊情况并依此进行处理:

(1)应当承认家事劳动的价值。非婚同居中女性一般负担了较多的家事劳动,如抚养子女,照顾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付出较多义务、因生育或者劳累致使身体受到损害等。依据共同共有理论,在同居关系解除时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如有子女,还应当对子女的抚养问题等一并进行处理。承认家事劳动的价值不仅符合现行婚姻法的基本精神,也符合同居财产关系的特点,并且保护了弱势一方的合法权益。

(2)对于重大过错的处理。因同居一方的重大过错导致同居关系解除的,如对同居伴侣实施虐待、暴力的。过错方应相应少分或者不分共同财产,无过错的一方可以请求赔偿。

(3)出于公平和人道主义的考虑,在非婚同居关系解除时,应赋予确有困难一方当事人的经济帮助请求权,当然该规定强行性不如婚姻法,此处为补偿性的补贴,一般采取调解方式,根据双方实际经济情况进行处理。

(4)对于解除同居关系时,一方隐藏、转移、损毁共同财产或伪造共同债务企图侵吞共有财产的,过错方应适当少分或者不分共同财产。解除同居关系后,另一方发现在上述事实的,可以向法院起诉要求重新分割共有财产。

而在本案中,邓某某、孙某某双方在同居期间没有约定财产的出资情况,双方的财产是混同一起的,双方共同生活,邓某某的钱主要用于投资,孙某某的钱主要用于生活,因此双方是共同还贷,无法区分谁出资支付房款。

为证明上述主张,孙某某和邓某某均提供了部分购房首期发票、缴税发票、银行流水、收据、转帐凭条等证据予以证明。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五条的规定,共同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共同享有所有权。

上述房屋的《房地产权证》及《房地产权共有(用)证》均记载,涉讼房屋为邓某某、孙某某共同共有,双方共同享有所有权。

且邓某某、孙某某双方均确认对方对上述房屋给予了一定的出资。虽然对于出资的金额,邓某某、孙某某双方存在较大争议,但双方均无法提供具体证据证明各自支付的数额及比例。并且结合邓某某、孙某某在庭审中的陈述来看,邓某某、孙某某均确认涉讼房屋的首付款及按揭款均是以现金的方式支付给开发商或存入还贷账户。

邓某某提供的证据仅能体现邓某某从其个人账户取款、以及涉讼房屋的还贷账户存在存入款项的情况,但未能充分证实涉讼房屋购房款确系由邓某某以其个人存款支付给开发商或用以供款的情况。

同理,孙某某虽提供了购房首期发票、缴税发票、招商银行帐户证明书、银行流水、中国工商银行存折本等证据,但上述证据亦无法证实其个人支付了大部分房款的主张。且孙某某在庭审中亦承认双方在恋爱期间财产混同,无法区分具体出资情况。

综上,邓某某、孙某某作为涉讼房屋的共同共有人,均对涉讼房屋有实际出资,且双方未能证明其各自出资的具体金额,故应当按5:5(即各占一半)的比例来分割房屋。

关于房屋增值部分的分配问题,因根据我国法律,孳息分为天然孳息和法定孳息。

天然孳息是从原物中自然所出的收益,比如动物的繁殖、果树的果实。法定孳息是按照相关法定关系取得的收益,比如银行利息,股份分红。

房屋的增值部分属于法定孳息,其权利归属于原物所有人。因此在本案中对于上述房屋的增值部分,邓某某、孙某某也应当按5:5(即各占一半)的比例来分割。

另,由于双方均参加工作,且经济收入相当,并不存在需要特殊处理的特别情况,因此按照该分割比例,孙某某应得涉讼房屋的价值为1176916.42元(2353832.84元×50%),邓某某可取得孙某某在涉讼房屋中的份额,应向孙某某支付1176916.42元的对价。

参考文献:

[1]杨鸿台.同居法律规制研究.中国书籍出版社,2012年4月第1版

[2]张影.非婚同居期间所得财产的性质与归属[J].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6月第2期

[3]张静波.论非婚同居关系解除时的财产问题[J].法治与社会,2010年2月


【责任编辑 刘耀堂】

tag关键字: 国信信扬
图说律师
相关阅读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